蓝盾股份大肆并购债务逾期21.5亿 扣非净利连亏两年

原创 Kbet365  2021-02-10 09:51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激进扩张后,蓝盾股份持续一年多的财务风险尚未实质性化解。

今年2月3日晚,蓝盾股份披露,公司债务逾期金额约为21.50亿元。截至去年9月底,公司账面上的货币资金只有6739.41万元。

2012年,柯宗庆、柯宗贵兄弟创办的蓝盾股份成功登陆A股市场。蓝盾股份专注于企业级信息安全领域,经过持续布局,公司成为国内信息安全行业的领先企业之一。

从2014年开始,蓝盾股份走上了外延式并购扩张之路,相继收购了华炜科技、中经电商、汇通宝、满泰科技等多家公司。2014年至2017年,公司经营业绩也因此实现了快速增长。

然而,高溢价并购带来了商誉激增,部分现金并购加剧了财务压力。2019年,受商誉减值、坏账损失、存货跌价损失等因素影响,蓝盾股份当年亏损9.37亿元。2020年,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再度预计亏损8000万元至9500万元。

经营业绩变脸之时,蓝盾股份的经营现金流也变脸了。2019年,其经营现金流净流出2.88亿元。去年前三季度,延续净流出势头。公司的财务风险由此爆发。

蓝盾股份正在积极化解财务风险。目前,公司实际控制人正在推进通过让出控制权给国资等途径,以求度过危机。

短债占比88.75%不合理

应收账款居高不下的突出问题一直未能解除,蓝盾股份财务风险还是爆发了。

根据最新公告,截至今年2月3日,蓝盾股份债务逾期的金额达21.50亿元。

蓝盾股份财务风险一直令市场担忧。早在2018年,市场就在质疑蓝盾股份财务风险问题。2019年,公司自身也开始承认这一问题。

2019年三季报披露,截至当年9月底,公司短期借款22.1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81亿元、长期借款5.57亿元、应付债券0.86亿元,长短期债务合计为32.38亿元。当期,公司货币资金只有3.44亿元,这是在不考虑受限资金的情况下,如果需要稳定经营,公司的偿债缺口接近30亿元。

这一问题,在当年底并未解决。2019年底,公司长短期债务合计为30.83亿元,货币资金为2.75亿元。

到2020年9月底,公司长短期债务合计为28.36亿元,货币资金减少至6739.41万元。

从债务结构看,蓝盾股份的债务结构不合理,短期债务占比明显偏高。2019年三季度末,短期债务为25.95亿元,占长短期债务的80.14%。2020年三季度末,短期债务为25.17亿元,占债务总额的88.75%。短期债务接近九成,对公司的影响不言而喻。在这种债务结构下,公司的偿债压力极大,且流动性全部用于还债,会导致流动性枯竭,严重影响正常生产经营。

事实也是如此。截至2020年9月底,公司账面货币资金只有6739.41万元,公司2019年营业收入为19.19亿元,营业成本16.42亿元,正常情况下,需要备足两个月的营业成本,公司需要保持2.74亿元的货币资金(不含受限)才能维持正常经营。由此可见,公司现有的货币资金,不谈还债,维持公司正常的生产经营都很困难。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大股东对蓝盾股份的支持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柯宗庆、柯宗贵直接及通过中经汇通有限责任公司共计持有蓝盾股份31.07%股权。这部分股权,不仅大比例质押,且大部分股权被司法冻结。

现金流枯竭,导致蓝盾股份经营困难。今年1月28日,公司发布2020年度业绩预告,其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2000万元至3000万元,扭亏为盈的原因是出售全资子公司广东和诚科技孵化器有限公司100%股权。公司扣非净利润则为亏损8000万元至9500万元。公司表示,受疫情影响等因素,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下降,资金流动性不足,日常生产经营受到较大不利影响,偿债能力及盈利能力受到削弱。

值得一提的是,蓝盾股份应收账款依旧位居高位。截至2020年9月底,其应收账款余额为34.97亿元,约占当期流动资产的69.29%。

面对高达21.50亿元债务逾期,蓝盾股份公告称,正在通过各种途径,包括与债权方协调展期等,解决逾期问题。目前,公司已经与东莞银行、平安国际融资租赁、远东国际融资租赁等方面达成债务和解。

亟待新主接盘脱困

单靠自身已经难以走出经营困境,蓝盾股份亟待新主接盘。

1995年,柯宗庆辞去公职与弟弟柯宗贵在广州成立了水晶球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主做电脑股票机,并因此赚得了第一桶金。1999年后,股票市场低迷,他们的生意也一落千丈。受保护网络信息安全启发,兄弟二人迅速转身至网络信息安全领域。

2012年,蓝盾股份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当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45亿元、净利润0.58亿元。2013年,营业收入增长至3.95亿元,但净利润仅为0.32亿元,同比下降44.98%,扣非净利润更是下滑至0.13亿元,下降幅度高达73.91%。

面对增收不增利的困境,柯宗庆兄弟二人决定外延式并购,推动蓝盾股份快速发展。

2014年11月,蓝盾股份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收购广州华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华炜科技)100%股权,交易价格为3.90亿元,其中现金支付金额为0.78亿元,交易的溢价率为131.14%。

上述收购只是初次试水。2015年7月,蓝盾股份抛出并购重磅,公司仍然采取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收购中经汇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简称中经汇通)、汇通宝支付有限责任公司(简称汇通宝)各100%股权。交易作价11亿元,其中,现金支付1.65亿元。

当时的公告称,中经汇通是国内领先的电子商务服务平台运营商,汇通宝能够提供基于预付卡发行与受理的第三方支付业务,标的公司能够为蓝盾股份布局应用安全提供广泛的技术变现渠道和有效的资源支持。

2016年,蓝盾股份又支付现金5.82亿元将深圳市满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满泰科技)60%股权收入囊中。这次收购,市场上的质疑之声较多,除了溢价率高达949.67%外,还是一次关联交易,标的公司由实控人子女控制。

综上,2014年至2016年三次出手收购,交易价格合计为20.72亿元,其中,现金支付的金额为8.25亿元,溢价收购形成的商誉为13.03亿元。

神奇的是,在业绩承诺期内,三次收购的标的均精准兑现了业绩承诺。华炜科技2017年、2018年的实际数分别比承诺数多出74.57万元、78.90万元。

正是标的公司助力,2015年至2017年,蓝盾股份的经营业绩实现了快速增长,公司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19亿元、3.23亿元、4.14亿元,同比增长238.37%、170.31%、28.16%。

然而,承诺期满后,2019年,标的公司业绩开始变脸。公司称,中经汇通、汇通宝业绩未达预期,当年计提商誉减值等合计达10.40亿元,华炜科技业绩也未达预期,计提商誉减值1.30亿元。巨额资产减值,导致公司当年亏损9.37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经营业绩快速增长并不真实,因为公司应收账款快速增长。2014年底,公司应收账款余额为3.03亿元,2019年底达29.39亿元,五年增长约8.70倍。

由于系列收购支付了8.25亿元现金,加上应收账款居高不下,公司只好频频举债维持运营,最终导致了财务风险爆发。

柯宗庆兄弟寄望转让公司控制权形式化解风险。2019年10月,蓝盾股份与科学城集团签署了股权转让框架协议,但在去年10月,双方终止转让。随即,蓝盾股份又与四川宜宾市叙州区政府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引入叙州国资战投并签署32亿元一揽子交易战略投资协议,公司可能会因此易主。

目前,该事项尚在推进中。或许,唯有新主才有望助力蓝盾股份走出困境。

本文地址:http://www.enfotechlimited.com/680html
版权声明:本文为原创文章,版权归 Kbet365 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转载请保留出处!

发表评论


表情